搜索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文学作品

王吉友短篇小说:两对门(连载一)

日期:2019-08-25 09:16:15        来源:新西部宅男福利社网    浏览量:

两对门(短篇小说)
王吉友
    润霞坐在葡萄园地头的渠岸上,从布袋里摸出一个冷镆和一瓣蒜,左手拿蒜,右后拿馍,啃一口馍,咬一点算,越嚼越不是滋味。不知润霞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二凤的气,她气得把脚下的半块砖踢了一脚,疼的嗷嗷叫,但也舍不得扔掉手中的半个馍。在葡萄地里忙活了一上午,四行葡萄套袋还没过半,眼看着太阳已到了颡顶头,六月天把葡萄地里晒得像蒸笼,但还得撑着继续干,儿子的八万元彩礼就指望这五亩葡萄的收成。
     不提彩礼还不生气,一提到彩礼润霞气就不打一处来。怪只怪自己没有骨气的儿子陈二怪。天下的女人多的是,凭他儿子在镇政府当办公室主任,啥样的女人找不到,但他偏偏看上对门二凤家的三闺女周艳艳。润霞和二凤年轻时就是冤家,两人斗了多半辈子,互不招嘴,可下一代却打得火热,完全不顾及上一辈的感受。说起来丢人,要使把周艳艳娶回陈家倒还说得过去,偏偏又是自己的儿子陈二怪给人家当倒插门女婿,二凤还要让必须带八万元彩礼过去,少一个豁豁都不行!说这是自古以来的老规矩。眼看陈二怪都三十出头了,再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润霞只有忍气吞声,强装笑脸,撅着沟子给人家挣钱。
     润霞的葡萄园在路边,路边树立着“永乐村”的牌子。润霞看到永乐村三个字就生气,什么永乐呀,嫁到这三   十五年了,就没快乐过一天。
      说道卤阳湖畔的永乐村,虽然人口只有七八百,但历史悠久。相传唐朝永乐公主曾在卤阳湖春游到此踏青而得名。永乐村自古就是周、陈两姓在此繁衍生息,村子只有一条东西街,周姓庄子面朝南,陈姓庄子面朝北。周姓世世代代就有“有钱难买面朝南”的优越感和自豪感。二凤嫁给姓周的,润霞嫁给姓陈的,真是冤家路窄,恰恰二凤和润霞就住在村中间的两对门。
       大中午热死黄天的,周剑锋照见润霞一个人还在葡萄地里忙活套袋,不免动了恻隐之心。回家后他试探着对老伴二凤说,“对门润霞家也不易,陈德运又不在了,退一步海阔天空,早早让俩娃成亲吧,这彩礼就……”
“不行!八万元少个豁豁都不行!你心疼旧情人了?你忘了当初她是咋样骂我的?弄得我半辈子抬不起头,老觉得亏欠你姓周的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!如今我要让她知道‘带把的’值钱还是‘不带把的’值钱!谁让她儿子死皮赖脸缠着我闺女哩!”坐在门墩石上的二凤悠闲地嗑着瓜子,态度非常坚决。
     “带把的”是卤阳湖畔当地老百姓对男孩的戏称,“不带把的”自然是对女孩的贬低了。当初二凤怀周艳艳时,润霞也怀着陈二怪。因润霞第一胎就生了个“带把的”,自然趾高气扬,自豪感十足。而二凤前两胎都是丫头辫子,为了给周姓生个“带把的”,二凤冒着随时会被抓到镇计生办做绝育手术的危险,有那种生不下“带把的”誓不罢休的阵势,东躲西藏终于怀上第三胎周艳艳,去娘娘庙求神拜佛好几趟,盼望上天赐她一儿子延续香火。可是,趾高气扬的润霞喜欢在村里显摆,他挺着个大肚子从村东头走到西头,在那帮长嘴婆跟前炫耀,“你看我这肚子,怀的多朝上,保准又是个‘带把的’!你再瞅瞅我对门二凤,臀部生碎,怀的又朝下,一看又是一个‘不带把的’赔钱货!”
        这话很快就传到二凤耳朵,气得二凤吐血。二凤找润霞理论,润霞更加嚣张,一点没有愧疚的意思,她声音更大,生怕左邻右舍听不到,“我就是说你了,咋拉!你自己肚子不争气就别怪我嚼舌头,生不下‘带把的’嫌炕棱不平,你生个看看呀!要是周剑锋把种子种在我的地里,第一个保准就是个‘带把的’!何必劳这么大的神!”
润霞这话分明是把周剑锋没娶她的气往二凤身上撒。想当年,润霞一心看上周剑锋,周剑锋对润霞也有意思,但周剑锋的父母见了润霞后死活不同意,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嫌润霞嘴大。周剑锋的父母认为,男人嘴大吃四方,女人嘴大歪婆娘!这话似乎有点道理。嘴大成了棒打鸳鸯的罪魁祸首。周剑锋和二凤结婚之后,润霞赌气非嫁到永乐村不可,那怕对方家里穷,那怕对方长的不咋样,于是就嫁给了周剑锋家对门既老实又穷、而且比她大五岁的陈德运。她要在周剑锋家门口晃荡一辈子,让周剑锋永远愧疚,目的就是想气死他们一家子。
       骂人不揭短,打人不打脸。二凤最抬不起头的就是没有给周家生个“带把的”延续香火。她也不是省油的灯,只要谁提到这事,给她伤口上撒盐,她火就不打一处来。
     “你没撒泡尿照照,鼻塌、大嘴、单眼皮,纯粹一颗丧门星!简直是笑话,我家周剑锋会看上你?走着眺,世上有剩下的爷,没有剩下的婆!到底是‘带把的’的赔钱还是‘不带把的’赔钱还说不定哩!”二凤一点也不松火。
        说到长相,二凤那真是有骄傲的资本。她皮肤白嫩,个头高挑,大眼睛,高鼻梁,樱桃小嘴,唯一的缺陷就是臀部小了点。二凤天资聪明,上学一直是班上的前几名,但因家穷没有念下书,初中一年级就辍学在家务农。周剑锋父母一眼就看上了二凤,媒人说二凤父母要“三转一响”外加两副彩礼(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关中地区一副彩礼是240元),周剑锋父母连咯噔都没打就爽快地答应了。在那个年代,农村相对比较封建,婚姻大事,媒妁之言,父母说了算。周剑锋有意见也不敢吭声,必定他父母在当地还是有威望、有教养的书香之家。
     两个女人一台戏!针尖对麦芒,谁也不松火。这两个大肚子婆娘,再继续吵下去说不定会惹出啥事?周剑锋听到后急忙从屋里跑出来,奔着息事宁人的态度,把二凤拉了回去。二凤甚至埋怨周剑锋为啥不给润霞一耳光帮她出出气。
    还嫑说,真让润霞这张乌鸦嘴说中了。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1985年农历五月初八,润霞的陈二怪和二凤的周艳艳仅差两个时辰出生,同一天来到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 周艳艳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县城一中学任教。她属于乖乖女,非常听父母的话,唯独在婚姻问题倔强而叛逆,非陈二怪不嫁。她和陈二怪共守同盟,采取的办法就是你不另娶,我不另嫁,论持久战,直到双方父母同意为止,弄得周剑锋、二凤和润霞都实在没有办法。说实话,周剑锋和二凤并不是对陈二怪不满意,二怪嘴甜有礼貌,不管两家怨恨有多深,自小见了他俩不叫叔叔、婶婶不说话,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在镇政府担任办公室主任,也算春风得意。虽然陈二怪长着和他妈润霞一样的脸,但男人嘴大吃四方,倒显得棱角分明有个性。
      男人三十一朵花,女人三十豆腐渣。二凤深知这个道理,即就是周艳艳长的是仙女,但进入剩女行列也就不值钱了。说实话,做母亲的比谁都着急。二凤骂艳艳是遗传基因变异,一点没有继承他大周剑锋听父母话的优点,死脑筋就盯着对门的陈二怪。无奈,她和周剑锋坐在炕上多次商量的结果是,凡事往往不得已而求其次吧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虽然同意了他俩的婚事,但二凤给周艳艳提出了苛刻的条件:你两个姐姐都出嫁了,我和你爸的养老送终就落在你头上了,一是陈二怪必须倒插门到咱家,为周家顶门。二是上门时必须带八万元彩礼,这是老规矩,少一个豁豁都不行!三是今后你俩的孩子必须姓周而不是姓陈。
      周艳艳觉得母亲二凤纯粹是在无理取闹,都啥年代了,思想还这么封建。但她是个乖乖女,既不想背不孝之名,又不想给陈二怪出难题,痛快地陷入两难之中。
      卤阳湖畔,绿波荡漾,垂柳摇曳。据传说,五百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,是晒盐的盛产地。随着气候的变化,湖水慢慢枯竭,卤阳湖渐渐变为一片盐碱滩地。永乐村的人把卤阳湖不叫卤阳湖,而是叫滩里!滩里这两个字,本身就赋予了这片土地荒凉和贫瘠,住在滩里的人,多半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黄河决口时从山东、河南等地逃荒要饭来的。如今,卤阳湖开发,挖滩造湖,变为名副其实的4A级景区,卤阳湖又充满了诗情画意。
       漫步在绿荫小道,微风吹拂着周艳艳淡粉色的连衣裙,宛如东方的维纳斯。她遗传了她父母所有优点,出落得如花似玉,美丽而不俗。此刻,她已没有心思欣赏这傍晚的夜景,思索着如何向陈二怪开口。
陈二怪并没有给周艳艳打电话,他想给她个惊喜。下班之后他骑着摩托车直奔周艳艳的学校,门卫告诉他周老师出去了。他想周艳艳肯定在卤阳湖景区转,那里留下了他俩儿时的快乐,见证了他俩坚贞不渝的爱情。
到了卤阳湖,陈二怪就看到周艳艳美丽而熟悉的身影。他蹑手蹑脚从后面接近周艳艳,用双手捂住她的眼睛,就像顽皮的孩子。周艳艳先是一惊,但他那熟悉的气息使她一下子就猜出是陈二怪。
“讨厌!人正烦着哩!”周艳艳拨开陈二怪的手,嗔怪地说。
“谁敢欺负我未来的太太?说出来本少爷去收拾他!”
“你未来的丈母娘!你敢吗?”
   说到二凤婶婶,陈二怪还真有点胆怯。那年上高中时,他家穷,没有自行车,每次回家都搭周艳艳的便车,快到永乐村口两人分手,免得村里人说闲话,必定双方家里有矛盾。有一次,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他用周艳艳的自行车带着她,一路又说又笑,好不投机。然而这一幕被二凤看见了,二凤劈头盖脸就把陈二怪训斥了一顿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想的美!今后离我艳艳远点,要使再让我看见,小心我打断你的腿!”
二凤举起手中的锄头,列出要打的架势,周艳艳急忙阻拦,陈二怪看不妙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!他赶紧撑好自行车一溜烟跑了。
  “少跟对门的来往!有其母必有其子,一看都不是好东西!”二凤吊着脸给周艳艳吩咐道。
   “妈,我俩是同学!你们上辈子的陈芝麻、烂谷子的事,总不能再影响到我们这一代吧?”周艳艳不以为然反驳道。
   “你还敢顶嘴!翻了天了!”二凤举起手列出要打的架势。但她是不会打艳艳的,农村人常说,偏大的,爱碎的,中间夹的受气的。艳艳最碎,二凤爱都爱不够。
陈二怪和周艳艳算得上是青梅竹马。虽然小时候双方家长不准他俩在一块玩,但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他俩就是同桌,谁要是欺负周艳艳,陈二怪就挺身而出打抱不平保护周艳艳。虽然陈二怪只大周艳艳两个时辰,但他时常以哥哥自居。在农村有种说法,一般弟兄当中的老二是比较难缠的,陈二怪也想他的名字一样,人称生生,在班上也算一霸,没有同学敢给他寻事。
  “还记得这里吗?”望着碧水荡漾的人造湖,陈二怪指着远方问周艳艳。
 “ 忘不了,你喊狼来了,吓得我尿了一裤子。”
周艳艳回想起七八岁的时候,他们避过双方家长,偷偷冒雨提着蛋蛋笼跑到滩里拾地软。那时这里除了芦苇就是满地的油油草,若遇到连下几天连阴雨,挨油油草的滩地上就会长出黑黝黝柔软的地软。地软是捻麻食时最好的配料。所以当地人都有雨后拾地软的习惯。
     那天,旷野的滩地只有芦苇在摇曳,有种荒凉害怕的感觉。他俩拾着拾着不觉天快黑了,但周艳艳还在专心致志地拾,陈二怪调皮贪玩,想作弄一下周艳艳。他藏在芦苇后面喊了声狼来了,还学狼的叫声,周艳艳急忙抬起头四处张望,但就不见陈二怪的踪影,吓得一边哭一边尿了一裤子。陈二怪这才跑过去哄她,就像哥哥哄妹妹,周艳艳噘着嘴骂他坏。陈二怪贪玩,没有拾下多少地软,周艳艳心灵手巧拾得多,快到家时,还把她的地软给陈二怪分了些,免得回家润霞婶婶骂他。
   “二怪,咱俩的事,我妈提的条件,我都没法给你开口?”周艳艳吞吞吐吐地说。
    “为了你,啥条件我都答应!”陈二怪很干脆。
     周艳艳把她母亲苛刻的条件道给陈二怪听,她原以为他会非常生气,甚至会提出分手,没想到他痛快地答应了。
    “不就是当上门女婿嘛,行!反正我弟兄两个,陈家有顶门的。”
     “那润霞婶婶这一关你咋过呀?”
      “我再做做工作。她若不同意,我俩就继续耗着,坚持到底,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。”(待续)
\
 
     作者简历
   王吉友,男,1963年2月生,宅男影院蒲城人,大学文化程度,曾在西藏部队服役19年,少校军街,1998年复员军官。从事记者20年,曾任《中改革《改革内参》记者,《宅男影院农村报》通联部主任,现为《西北信息报》社深度报道部主任。1984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,数百篇散文、小说作品刊发报纸、杂志。
    邮箱:wangjiyou88@163.con
    手机:13772410738
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友情链接
新西部宅男福利社网 建站时间:2006-3-28 陕ICP备18017998号-1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万博网络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17998号-1
站长QQ:596104684 站长邮箱:newwestedu@163.com 联系电话:029-85526885